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净任五十题·06】人间道(END)
By  孤寒 发表于 2011-4-15 10:47:00 

哎,第一题嘛,咱得正经点才不会吓到人,下一题预备挑战吐槽风了=3=

 

  

何谓真实,何谓虚幻,不过一步之遥。

 

八九岁的男孩子,安静地依偎在母亲的身旁,听卧病在床的母亲念着故事,未曾谋面的父亲与母亲的故事。他紧握的手中,是母亲刚给他挂上的福袋。粗糙的大红色棉布,上面绣着条栩栩如生的金鲤。

 

向来淡漠沉静的母亲,唯独一遍遍重复着这故事,笑的甜蜜又快活,就像个十三四岁的小少女。

 

幼时他尚不明白,为什么村人都在背地里叫这样的母亲为煞星。他也不觉得自己继承了什么煞星命格,只觉得将人生不顺遂的歹运,全归咎于他的村人,莫名其妙。

 

但此刻,男童微微闭了一下眼睛,不知掩住了什么样的神色,那一瞬间,他身体中穿越时空而来灵魂,露出他一贯的峻厉笑容。

 

斯此时,母亲面色不变,右手猛地捂住嘴,咳嗽了几声后,从指缝里看到了血,本就瘦下的面孔更见苍白。

 

她平静地摸出丹丸吞下,那样安然的眼神,让男童忍不住伸过手去,在母亲的腕上使劲握了一下。

 

渐渐缓过气息,她低头看了儿子许久,叹了口气,低声道,“不过是些许身体创痛,无奈我何。”

 

男童体内那成年的灵魂,心里骤然如针刺般一痛,不由地握紧了手心里愈发冰凉的细腕。他的母亲神色温柔,坚毅,却又无比脆弱,只要一个不小心,便会随时消失了似的。

 

她拍了拍他的肩,抬起手指,掠过爱子额前垂落的发丝,慢慢拢上去。忽然微笑着倾过身去,轻柔地拥住面无表情的儿子,“我儿莫要不信,娘亲便是医者,哪里能不清楚自己的情况呢。”

 

的确,正因为倚赖着娘亲的医术,他们母子才能在村子里安身至今,只是,世界万物,最最离奇,刚者易折,溺者善泳,红颜每多薄命,医者必难医己,这便是造化的弄人。

 

男童微微侧过头,母亲银得刺眼的长发,垂落到了他的颊边,他看到,母亲的脸上凝结着浓厚的死气,冰彻入骨,寒凉刺心。

 

“半旬已至,我儿该吃药了。”母亲松开手,躺回榻上,她的声音低弱,却坚定的不容抗拒。

 

幼童听了此言,突然之间心中一阵剧烈的痛,于是立刻转过身去,不让母亲见到他此时的表情。

 

生命伊始,他身体就很是孱弱,每半旬,母亲便喂他一碗药,那是有着奇异香气的殷红如血的药——主料便是母亲的血,那药岂能不似血。

 

他微松手心,风吹过掌心的汗,皮肤上顿时泛起一阵冰凉。背后是母亲殷切的目光,然而脚步却说什么也挪不开。

 

半晌不见他动作,母亲推开身上的被褥,艰难坐起身来,刹那间皱了皱眉,手重重地按在心口上,然而她习以为常地挪动身体,慢慢地下榻,准备去内室取药。

 

蓦然她动作一滞,男童一个箭步冲到母亲面前,右手伸出,拂住她的睡穴,接着从怀中取出一株植物来,覆于母亲面上,以令人眼花缭乱的速度结了一连串印,最后,一指直直地点在母亲的左胸口——心脏的位置。

 

下一秒,他小心地扶着母亲躺回榻上,拉过来被褥盖上,最后捻了下被角后,他才轻咳数声,强忍下喉间的甜腥之味,倚在床沿看母亲安宁的睡容。

 

心对物而生境,境随心起,心生则境生,心灭则境灭。他一遍遍告诫自己。所以森罗万象古阵为他刻画了他心中之景。

 

天阎魔城的主人曾警告他,摘取养神芝虽不易,但此次任务之真正难处,乃是闯护持灵宝的天地奇阵,务须小心。

 

甫一入阵,他便化为婴儿降世,于是明白破阵之关键。他向来头脑冷静,权衡利弊,目标明确,谋定而后动。但八年漫漫光阴,他夺了母亲的命而长大,无论他多少次理智地劝慰自己,心中那个声音却越来越大——难道又要再一次眼睁睁地看着母亲,一步一步地走入了奈何之地,一步一步地……魂飞魄散。

 

他怎能允许。那么也许这次他得失约了,无能将幻境当了真,无法破阵,必定得死于此劫之中。

 

安静地侧过头,他手扶着榻沿,紧盯着眼前的异变。母亲的形体的逐渐消散,随即化为一缕淡金色灵光,飘落到他的手心。

 

最终凝聚的母亲魂魄。象是活着一样,温暖而宁静,清晰地映照出男童逐渐抽长的身形。

 

“拜别母亲……”他正色躬身,那缕灵光似是不舍,却抵不过轮回力量的牵扯,淡金的色泽渐趋透明,没入了忽现的漩涡之中。

 

他身形一晃,脸色亦变得煞白之极,毫无血色,默然片刻,他脸上浮起眷恋的神色,深深地看了远方一眼。他周身的空间,已经在轻轻的颤抖着,开始不停的扭曲变形。

 

忽闻一声脆响,用脆响来形容似乎不太合适,因为那根本就是响彻整个空间,甚至上方的整个天空,同时化无数燃火的碎片,一片一片的飘落,在祖洲周边的海面上,缓缓地浮沉着。

 

月明如水,水色潋滟,不及伊人如娇。净无幻手持玉如意,一步一步向着他走来,她行走的姿态,雍容又沉稳。这个女子,一直是如此从容不迫。

 

距他一步之遥处,净无幻眉眼低垂,向他微微而笑,眸子里好象把天空中所有的星辰光辉都凝聚在了一起,一时间,竟让他都看呆了。

 

“好友,无恙乎。”的声音低柔平和,不急不躁,似乎能安抚一切的不安和躁动

 

他张了张嘴,试着想要说些什么,可原本能言擅辩的大脑却一片空白,只剩下最本能的疑问,“无幻,你怎会在此。”

 

“邀约之期已过,吾正欲回转沧海明月,途中有不明飞信告知吾此事,便过来一观究竟。” 净无幻平静地叙述着,没有一点自夸,一切便说得相当轻描淡写一般,如此的淡然。

 

他定定地看了她许久,但观素来端谨的伊人道袍染尘,袖口微裂,便知破阵过程何等惊险,可是面对着这样一双眼,他忽然什么也不想说了,只是神色肃然微一欠身,“多谢好友。”

 

“何须言谢呢,甚幸,你平安无事。”净无幻微侧身让过,她的话中带着温暖的笑意。

 

极浅淡的弧度,短暂且隐约。虽然本人不自觉,但看在知交如他的眼中,顿觉心头仿佛有清风吹过,乌云尽散,豁然开朗。喜欢么,就是喜欢上了,认清了,变不了也甩不开了

 

所有想法一掠而过,不过电光石火之间,他微微一笑。与之前任何一个笑容都不同,澄澈且纯粹,让人看着便觉得心生欢悦。

 

“沧海月明,惊涛拍岸,如此良夜何。”他上前一步,与她并肩而立,望远方海潮明灭,尔后侧头轻笑道,“吾新得佳酿,自名长清,愿与好友共飨。

 

他的眼神向净无幻扫过来,异常柔和,与以往似乎有些不同了,看来友人此行助益不少道袍的女子展颜一笑“正该如此。”

 

山高月小,水落石出。知己把盏言欢,共饮春秋,不知东方之既白。

 

 

孤寒

2011.4.15

 

------------------------------------------------

附上正文花絮一则:

 

任云踪:无幻,你怎会在此……(吾记得这阵法不是极其之变态号称有入无回吗= =

净无幻:时辰都要过了,吾来看看你因何耽搁。(吾把阵给拆了- -)

任云踪:……(这阵……是能随便就拆的了的吗==

净无幻:……(- -)

任云踪:……我们喝酒去吧(好吧,输给无幻其实不丢脸,第一次见面时被她当作大怪刷过一次的人心平气和了=W=

 

 
阅读全文 | 回复(1) | 引用通告 | 编辑
  • 标签:净无幻 任云踪 净任 
  • Re:【净任12题·06】人间道
    By  祗回(游客)发表评论于2011-4-19 3:07:00 

    祗回(游客)嗨,打個招呼,一起等真的無幻出來,下一題等你寫啊。我這兩周考試,加上原劇沒有相關內容,沒有梗給我腦補阿
    以下为孤寒的回复:
    hey!挺有缘分能遇上的校友,我很欢喜看到你过来呢。
    抢鲜看里面擎海潮一针插落,天道明火灭,灵灵不明晕倒。加上不上道不借火予任云踪肯定是有其缘由的,所以这一周的新剧值得期待,希望灵灵不要出事呀。但亲还是专注考试的好,我不会催文的,而且写文是种心情和心灵的释放,顺其自然就好,不用刻意去欢乐啊啥的啦。
    吐槽风啊!我其实没怎么尝试过,但觉得无幻和登道岸太欢快了真的很适合这种风格呀,所以我尽量努力吧,握拳。
     
    个人主页 | 引用 | 返回 | 删除 | 回复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