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净任五十题·07】华胥引·最终版(欢乐向,大概)
By  孤寒 发表于 2011-5-18 9:46:00 


系统公告:登道岸领地建设度达到100%,触发等级五城市升级任务,天灾人祸模式即刻启动。

天桓在心底八卦了一把。事前没有任何预兆,直接一副“多说无益,捋袖子开打就是”的架势,如果主神能化成人形的话,八成是一个因长期重复无创造性的机械劳动而抓狂到心理扭曲时不时就抽风一下的变态糟老头。
心里面乱七八糟的念头,完全没有影响他利索的动作。他在执行任务——带领没有战斗力的老弱妇孺们进入最近的避难所——号称第二生命的霹雳世界,一切贴近真人实况,人物从一开始选定就没有转职没有等级没有重生,更不存在什么论坛啊行会频道啊让你吼一嗓子就人尽皆知。
这一刻,城内城外硝烟四起,傻瓜也看得出:登道岸的情况不太妙。
这实在是出人意料。以综合实力论,攻城的妖魔鬼怪再凶悍,都不会是登道岸的对手。然而趁着登道岸对付怪物防御力量分散的当儿,有心算无心之下,同属南方四城的末世圣传和天阎魔城抽冷子狠狠给登道岸来那么一下,大有希望令登道岸栽个大跟头,即使不一栽到底,至少也得掉下几块肉来。
高层变动第十八代掌教净无幻接任,已经让登道岸大大提高了警戒水平。面对末世圣传和天阎魔城的奇袭,各方面的临战反应也挑不出毛病。就算这样,进入接触战后,双方仍陷入了惨烈的相持,城内的各个宫殿道观都有登道岸弟子在与敌人短兵相接。
可以说这一天,道门隐遁已久不问世事所带来的影响——顶尖高手阶层的青黄不接——终于表面化了。
论单兵作战能力,太清界这一代的精英弟子实力足够精锐强大。一旦遇上大型集团作战,个体的实力对整体战局的影响立刻降至最低。这种时候,需要的是适合群战的顶尖高手出来压阵。

登道岸最中心的玉虚宫主殿内,净无幻端正地坐在玉椅上,神情淡定地盯着水镜画面。
每一分每一秒都有新情况传来,净无幻记不清究竟从口中发出多少条指令了——由始至终,她的神情、语调、声速都没有丝毫变化——这份镇定,在此时显得尤为可贵,安定了在场的所有人的心神。
随着一道道命令准确地发出,局面一点点的发生了变化。战争的天平迅速向登道岸这边倾斜。
“倾波族凌主赶到,已压制住宿君卿。”净无幻接到这个消息时,表层自我惊讶于深层意识的一点都不惊讶——歧天剑在在手掌底下低鸣着,仿佛如山之颠看雪景一般的冷意,提醒她压制住内心火热的战意——她还不能动。
在净无幻的发髻间,一团雪球突然动了一下,然后嗖的露出两只小巧的,圆鼓鼓的耳朵,然后是遍布金色图腾的小脸,一个轻巧翻身,迎风变大,四肢稳稳的落在净无幻的膝上,赫然长成只喵咪大小浑身通白的雪狐。
雪狐团到净无幻的手边,讨好似的,摇起了尾巴。原本心情随战况变幻不定的不上道,看到这个异变的场景,一时忍不住嘀咕‘好歹是只九尾狐,怎么能学狗的样子啊’,霎那间被殿里众人目光免费洗礼了个遍,不上道立马眼观鼻鼻观心表情肃穆作思考者状。
这段‘不上道’的小插曲,让主殿里的气氛着实缓了一缓。净无幻捞起毛茸茸的狐狸脸,揉圆搓扁不亦乐乎似的,试图借此平息自己内心的不安与骚动。这下,轮到雪狐不乐意了,却又不能睁开,只能用两只前爪挠着她的膝盖。
一道符纂迎面而来,凌空化为一行字‘五仙已就位,大阵待启。’净无幻霍地站起身来,那雪狐倒也手疾眼快,主动地跳到了她的肩上,用前爪扒紧她的道袍。
玉虚宫主殿上下,所有人摩拳擦掌目光炯炯地盯着她。环视一圈,净无幻手执玉如意,歧天剑浮在面前,冷静地吐出几个字:
“发出信号,全线反击!”

这场为最高等级的城市升级任务,是自太清界登道岸成立以来至今,所爆发的最大规模战役,以登道岸的顺利升级为结局。
偷袭者自不待言,胜利者付出的代价也是巨大的。
短短的数小时内,无数人的梦想、生命与未来破碎了,同时破碎的,还有更多人对幸福的憧憬。

“玄真,你不要动…”
净无幻永远平和的声音带着罕见的急促,她手一挥,一片紫光就笼罩在玄真的身体,她看见自己弟子如此惨样,岂会吝惜自己本命元气。
但是,就刚才的一瞬间,玄真,她委以布阵重任的首徒,不但身体已经开始焚毁,甚至连百年性命交修的灵气,也消耗的接近油尽灯枯。
净无幻转念间已是准备运使造灵大法,就在这时,玄真发出了轻微的声音:“师尊……”
“玄真,莫浪费元气,吾定会救你!”
“师尊原来也会如平常人一样啊。”玄真勉强抬起头来,奇怪的是,虽然他身上一片焦黑,但是脸上并无多大伤痕,他是一个很俊秀的少年。
“玄真!”
“我辈修道,为天下苍生立命。”少年如是微笑地道,呼吸已经很是凌乱了,“师尊的教导,玄真不敢一日或忘,我们的理想会实现的,一定!”
“…玄真”
“徒儿拜别恩师……”
望着引以为傲的首徒挣扎着向自己跪拜了下来,净无幻有些戚然,三年间,日日教导,而这个弟子也不负期待,稳重、谦和、眼神明亮,对未来充满憧憬,现在,只是一瞬间,无数心血就变成了虚无。
她的手摸上了弟子,只见他跪在地上,脸色一片沉静,甚是安详。但是,手摸上去,才这短暂的一刻,已经是毫无生命和灵气的存在。
霹雳世界绑定身份没有重生,一生中只能建立一次账号,传说中能够复活人物的轮回任务更是虚无缥缈。
一切都已无法挽回了,今生一别,再无相见之日。净无幻颤抖着收回手,呆了半晌,反而扯动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笑容来——
净无幻壮士算是铁了心要去找趁火打劫者的麻烦——别看这姑娘模样秀丽,实际上是标准的文静的壳子流氓的性子,武斗派的代表,阴人的专家——幸好,被某大妖怪拦着了。

“净无幻,你若救得了一个人,是你的功德与善心。但你若救不了一个人,却绝不是你的罪孽。”
净无幻肩上的雪狐,不知何时已跳落在地,用软绵绵的前爪替玄真合上双眼,刹那间,一片白光亮起,少年的身躯逐渐消散天地。
这句话的效果立竿见影,净无幻的笑容顿时停滞,过了好半天,鲜有地叹了口气,她有些疲惫,整个人如一锅煮沸的水在“咕噜咕噜”地冒泡,接着——就平静下来了。
似乎确认净无幻已经恢复,雪狐酷似幼童的小脸上,浮现出安心的笑容,一跳一跳的蹦到她的肩上,那毛茸茸的白色尾巴,伴着它的动作一甩一甩的。
净无幻眨眨眼,伸出手,摸了摸它的头,这手感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即亮泽又滑顺。
当年歧天剑满级后,她用灵符幻化出陡然多出来的剑灵,居然是传说中九尾狐的模样。有趣地是,这只与常识相去甚远的大妖怪,也从来没想要刻意掩饰自己的不普通。
直到现在,她仍不甚明了大妖怪成为剑灵的理由。当然理由是什么早已不重要,净无幻缺乏一种孜孜以求探索未知的科学家精神。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就是块石头天天看着也看出感情来了,净无幻还不至于比石头更没人性。
“汝虽是剑灵,但以歧天为名终归潦草,”净无幻表情特真挚诚恳,没等它挣扎一下抗议两声,自顾自地拍板决定,“今后便唤汝剑真吧。”
反观被主人欺压的‘宠物’,仔细看脸上妖异的金色图腾在颤抖。
事实证明,如果不是一生所系的登道岸遭受重创,如果不是痛失寄予厚望的首徒,以净无幻那死要面子的性格,一定不会在别人面前表现出软弱的一面的,哪怕——只是一小会儿。
“汝有什么异议吗……”仔细地欣赏了一番他的表情后,净无幻方才微笑地接着道。
如果有异议,也许会被她杀人灭口吧。某大妖怪脑子里,突然冒出这样一个不合时宜的念头。
有那么一瞬间,他的心情很微妙。一年来与净无幻日日相伴,她取名剑真所隐晦地表达的意思,他一眼过去便心中雪亮。然而很奇妙地,他并不恼怒,或许更多是欢喜。
歧天剑是如假包换的神剑,净无幻更是珍重若素,素来不吝惜用各种宝石加攻击加防御技能满点,对于突然诞生的剑灵居然是妖怪,这般危险的重要的不确定因素,大多数人会希望将其纳入自己的掌控之下。而以灵符幻化出剑灵的妖怪本相,更赋予其极大自由的净无幻,无疑拥有着非凡的器量。
这一年来,剑灵证明了它有陪伴在净无幻身边继续前行的资格。此时为它取名,更是净无幻独有的对它的认同。
“……依汝之意吧。”一念至此,剑真忽然笑了,像是秋日午后,从空旷天际吹来的微风。
因此,这一切都是某大妖怪‘自愿’的。这件事告诉我们:世界上不存在免费地午餐,等价交换才是王道。

“师尊,靖沧浪前辈有事先行离去,留下修书一封,请过目。”
当净无幻察觉到殿门外响起的熟悉脚步声,立刻知道今天的文艺时间到此为止。
末徒天桓因为未上前线,身上伤势倒没有什么大碍,净无幻心中颇有些欣慰。剑灵已经再度变小窝回她发髻里去了。
一个不折不扣的坏消息,净无幻记得自己当时一把将信揉成了纸粉,虽然紧接着她的注意力便转移到感慨自己的精神修为尚不到家上面去了,不过这件事确实顶心顶肺让人想起便不得安生。
居然窥伺北海倾波族和逸踪,天阎魔城和末世圣传的手未免伸的太长了。一时间,本已按下的念头,顿时又浮了上来,净无幻眉眼低垂,再次将这个诱惑的念头使劲按下去。
南武林正处于多事之秋,末世圣传鼓吹末世信仰掠取人心,天阎魔城亵渎死者玩弄灵魂,另有两座魔城动向未明,更有天原佛乡疑似与魔城牵扯匪浅,神风好友正暗中调查此事。
同为南方四城的云鼓雷峰,对魔城似乎也颇有关注。事实上,对所谓佛门标杆的云鼓雷峰,净无幻的观感颇为复杂,确切地说是殊印塔的存在让她对帝如来的耐受度十分佩服。
净无幻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对比无惑度迷众人的各种坑爹,搞怪的师兄各种无厘头的同门长相抱歉的道生们,的确称不上是啥迈不过去的坎了,当然被视为登道岸标杆的净无幻壮士本身也不是什么善茬。
所以当初消息传回:手持涤罪犀角的僧者,进行千罪祭血屠城仪式,传说中的罪恶之都,七天之内血流成河。武林各方大呼‘强人’时,净无幻表示能够理解,所谓量变会引起质变,在盛产无惑度迷同学这等人品增幅器的众像凡窟呆久了,人很容易变态,只是让闲不下来的神风好友挂了骨科,疗养许久才能再度活蹦乱掉此点让净无幻颇为不满。
圣魔消长,天道循环。长久以来,御神风似乎与圣魔争斗牵扯过深。如此下去,坚守正道的挚友免不了被卷入了所谓的宿命之中。而名为‘宿命’的东西,往往麻烦又不容易脱身。
但在神风好友的字典里面,肯定没有后悔两个字,没有背弃朋友四个字,没有放下肩头苍生六个字,有虽千万人而吾往矣这八个字。
御神风,净无幻,靖沧浪,乃是十足真金的知己。知己者,知彼如知己。因为了解,所以即使彼此的看法不尽一致,也绝不强求改变。奇妙地是,明明处事方法迥异,最终结果往往却是殊途同归。
目前最重要的是摸清敌人虚实,要反击就必须一举成功,此时尚未达到适当的时机。
她倒是很想得开:要围殴人到扑街的话,强大的队友和精密的布局缺一不可。加上登道岸升级成功刚接任掌教,表面上获得了更多可支配的自由时间,实际上的工作量不减反增,净无幻也就将这件事搁下了。

登道岸本部,尊京阁顶层,人迹罕至。
若以人均借阅量衡量一地的文明程度的话,登道岸基本上处在封建社会——术法考试那段时间的“热闹”景象,成功遏止了登道岸滑向原始社会——这里不兴知识分子,满大街跑的多是崇尚暴力的野蛮人士。
翻过最后一页,净无幻合上书,手指点按在眉心的位置。在她左手侧,书和卷轴垒了半人高。她这段时日的全部成果。
“无幻,吾取了些果蔬过来。”良久,剑真的声音打破沉默。
净无幻一怔,合上眼,再睁开时已回复了清明。雪狐倒也知机,一个跳跃,落到了书桌上,浮在半空中的果篮,小心地停在了书本间的空处。
一对暗红色的眼睛,直盯盯地看着净无幻,当她开始动筷时,才用一只爪子捧着个梨,小口小口地咬起来。尊京阁内,安静的只有轻声咀嚼的声音,完全遵循古人‘食不语’的古训。很快,桌上的果篮,便去了小半。
“天道明火,乃是太清界道门宗火,万一发生意外,不只登道岸一脉,整个太清界气数尽矣。”净无幻用指节轻扣着桌面,面沉如水地叙述,不得不承认,一旦开启战局,这个可能发生的几率相当大。
身为登道岸如此大派的掌教,净无幻每走一步都要算十步,未雨绸缪,面面俱到,精致细巧,有点不习惯,但总有一天会变成习惯。
“汝会允许这种事情发生吗…”剑真颇有些不以为然。
“…或许吧”简单的三个字,就再没下文。
净无幻离开椅子,转身负手向下看去,窗外,是登道岸的万千道子。
“为吾辈之该为,但求问心无愧,生死之间,何足惧哉。”
即使看不到表情,剑真依然敏锐地察觉到这位手握重权的女子,她的心中,作下了一个无法逆转的决定。
它下意识地一跃,便出现在净无幻的肩头,不发一言地伸出爪,搭住一缕前发扯了扯,净无幻顿时回过神,眼神逐渐柔和起来,安静地抚摸着狐狸背脊上滑顺的毛发。

当一派掌教的特权:你可以左手写‘假条’,右手批‘假条’。
净无幻来到历任掌教闭关处,扬手便是一打繁复符咒,一分钟后待阵法启动确认声音都传不进去后,示意身后的天桓上前看:“净无幻正在闭关,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你明白了吗”
明明人好端端地站在石门外,正不紧不慢地戴上精致繁复的斗笠。师尊的品味还真是一如既往的挑剔而独特啊。
当然真相是什么这一点也不重要。身为净无幻的亲传弟子,经历过师尊的言传身教,不可能连这点眼色和机灵都不具备。
“是。两位师叔若问起,天桓会‘如实’禀报,请师尊安心‘闭关’。”
果然不愧是她的弟子,有前途。考虑到徒弟还在一旁,净无幻极淡定地将一瞬间的自我陶醉式“少女情怀”抛在了脑后,一身便装地出了门。
出了登道岸的地界,净无幻一路向北,当路过某家青楼时,她停下脚步。盯着招牌上醒目的大字,净无幻在确认了自己依旧是那么耳聪目明后,对提供聚会场地击楫中流的品味立刻打上了大大的问号——幸好房间确实称得上是偏僻,清净,视野良好。
刚一推开门,一杯温酒旋转着飞来,净无幻自然而然地接过,尔后一饮而尽。
“不愧是倾波族数十年方成的佳酿。”
靖沧浪神色不动,继续着手上煮酒的动作,一旁的御神风神色略显无奈,而击楫中流习则是以为常地,温和地笑着招呼净无幻过来坐。
青梅煮酒,论天下英雄。但一群强人聚在一起,诚实地说,此时此刻更适合讨论怎么阴人到扑街。知名不具。
和喜欢亲自动手的御神风和靖沧浪不同,立身灰色地带的击楫中流致力于搅乱一波春水,他本人欢快地坐在特等席上欣赏多方势力狗咬狗。
当然说到布局机深,净无幻亦是不遑多让,但和击楫中流不同,她并不是个很有耐心的人,可谓是‘伤敌一千自损三百’的典型——净无幻的生活态度一向坚定、明确、现实——她只看到了别人,唯独忘记了自己。
所以这次聚会没有捎上某大妖怪也是理所当然的事情。
不过世上既然有“同伙”这个词,就说明有些东西不是你决定了大家就会任由你蛮干的。
定下了明着扁号天穹暗里殴魔城主的大方针后,击楫中流无视凌主沉下来的脸色,大无畏地提出陪净无幻走一遭蜃海冥都,也不是什么不可理解的事情了。
简单的相遇,简单的相聚,最后是简单的道别。那时没有人预料到,后面接踵而来的是如何惨烈的离别。

天阎魔城的某处密室。
复活的断灭阐提慢慢地站起身来,感觉胸口一阵一阵的抽搐着,就象有一块巨大的石头在他的心头上狠狠地砸过,疼得他摇晃了一下,几乎站立不稳。
最初不过是恰巧达成轮回任务的最低限定条件,遵从与主神签订的契约成为歧天剑的剑灵,用旁观的姿态去参与霹雳世界。
净无幻并不是会让人觉得惊艳的女子。她在不知不觉中,可以说是潜移默化地对身边的人产生着影响,不动声色地让事情朝着她预期的方向走,且众人走的心甘情愿。“这其实更糟……”断灭同学在私下里曾经这样默默吐槽,语气中的无奈远远超过其中的不满。
陪伴在她身边的日子里,各种打上‘净无幻’标签的事物,慢慢地渗透到他的生活中去,导致原本品味十足地天阎魔城的断灭阐提,看待周遭事物的眼光也随之不同。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断灭阐提已经不去考虑如何报复那群置他于死地的同族,也不想再理会什么圣什么魔什么灵魂什么信仰,能不能够,就让时间停顿在成为剑真的这一刻,让他……永远陪在净无幻身边,在任何可能的情况下观察她,帮助她,让她更开心,于是他也能收获更多的笑容。
净无幻借故不让他参加聚会的好意,断灭阐提看在眼里记在心里。如果这么做能稍微让永远只看到别人的净无幻感到安心,他不介意作出一些小小的让步装作什么也不知道。
不闻不问是一回事,身临其境又是另外一回事。可不要忘了,歧天剑是净无幻视若半身的法器,作为歧天剑的剑灵绝对不会错失大场面。
即使如此,断灭阐提依然对帝如来缺席单挑上魔城主的情况惊怒交加。作为魔城主的得力部属兼朋友,断灭阐提当时的心情复杂的很,唯独清晰分明的是对净无幻的担忧,没有人比他更明白魔城主的可怕。
一瞬间,明暸了所有的关节。他化阐提,他那控制欲强悍的让人掩面的长兄,的确是玩阴谋诡计的达人,联合魔城主的副体号天穹,混淆全武林视线误导有心人的调查方向,将所有的矛头指向实际上信奉圣魔平衡才能长存的闭关中的天阎魔城城主。
所以用魔绝天棺封印号天穹恐怕是变相助他度过脱离主体的脆弱期,而鼓动正道众人围杀魔城主后的结果不言而喻。他的兄长看来对城主的位子觊觎已久,城中众人也对秉持中立立场的城主多有不满吧。
逼着自己去思索其中关节,断灭阐提强迫自己不去盯着净无幻身上越来越多的伤痕,强迫自己不去注意席卷内心那冷彻心扉的惶恐。作为剑灵他的存在就是增加了剑的属性和灵性,但他本身却并没有攻击力。
这一刻无力感,让断灭阐提前所未有地愤恨于当初签订契约时的草率——轮回任务中最重要的禁忌,便是绝对不可以说明这个任务、不能够透露与原身份有关的任何信息——眼睁睁地看着那个人踏入死局,他却什么也做不了。
歧天剑失去主人的刹那,雪狐状的剑灵不安地浮现空中,那时净无幻看着剑灵逐渐抽长的身形——妖异的双眼,金色的图腾,是万世不灭之恶,更是永夜禁忌之身——眼神宁和,嘴角边泛起一丝模糊的表情,象是微笑,“……阿真”她最后这样称呼他。
那一刻,断灭阐提听到了内心有什么崩毁的巨响,更有什么正在迅速重建,他曾经以为没有什么事是自己必须作的,没有什么人是不能够失去的,现在他明白,那只是身为纯血魔物的自以为是罢了。
魔似乎背负着不断地失去的宿命。与实力无关。但并不是每个魔都会认命。
那时,她作出了她的选择,而现在,他也作出了他的。
挥别旧我,方得重生。你心系之处……便是剑真安身之地。


柳天隅
2011.5.18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