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净任五十题·01】阳春·上篇(欢乐向=V=)
By  孤寒 发表于 2011-6-15 21:36:00 

上篇


逸宗,庭院里,一池碧水,无边繁花。
击楫中流拎着坛酒缓步而行,穿过花丛时加重了脚步,于是看到久违的同修顶着百年不变的嫩脸,以一种从容之极的姿态对着他微微欠身,持着玉如意的右手负在背后,白晰无比,晶莹剔透,于玄色袍袖之间。
那一刻,击楫中流听到了繁花落地的声音。十年光阴,譬如一瞬,那个女子依旧顽强地抵抗着岁月的侵蚀。他走到亭前,坐下,将净无幻面前的酒杯满上,同时露出了她熟悉的笑容:
“别来无恙,义妹。”
因为看到义妹而露出的笑容只是昙花一现,与十年前比,净无幻敏锐地察觉到同修身上发生了某种不可名状的变化。
当年她初任掌教,同年义兄大婚。有句话叫作‘所有的男人生来平等,结婚的除外’,净无幻深以为然。至今击夫人过世,时隔数年,再次踏足逸宗的主宅,景物依旧,世事无常。
哀众芳之芜秽,恐美人之迟暮,岁月催人老,古人诚不我欺。净无幻的心情莫名的怅然。
长期从事“理论结合实际”的高强度脑力劳动,致使登道岸掌教大人在俗世百态上,有时候会表现得反射弧相当之长——虽然她本来就跟纤细敏感诸如此类八竿子打不着——可以想见,净无幻将在相当长的历史时间里,保持现在这个样子。

击楫中流静静地看着净无幻,觉得自己像是在看一幅道家女仙图。这个女子的一举一动,似乎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清和气度。执着玉杯的手指秀美纤弱,淡抹蔻丹,若是按剑却又令人胆寒。
净无幻这个人,从里到外都焕发着一种纯粹的美丽,为天下苍生立命,心之所向,一往无惧,强大而澄澈。
击楫中流明白自己大概永远都不会成为这样的人,但不可否认的是这正是他心目中描绘的理想的……形象。所以命运虽然常常不是个东西,却往往足够奇妙,导致人总是会为与自身不同的事物所吸引。
这么想着,击楫中流温和地笑着,接着伸出手——同修的目光很清明很集中丝毫不见有涣散,执杯小酌的动作也无比流畅一点没有停顿,但击楫中流就是知道她其实是在神游……
他很无奈地在她面前晃了晃手,然后更无奈地看着对方回他以一个极度无辜的眼神,同时抛出疑问,“沧海的味道,似乎与以往有所差别。”
这就叫先下手为强了……好吧好吧,她果然是不会承认的。击楫中流无语地觑她一眼,对方极为自然地晃了晃杯看着水中自己的倒影,神色闲雅静若照水闲花,顿时击楫中流忍不住在心里佩服了一下友派登道岸……
对于挑剔自己珍藏百年的沧海,这情形要是换一个人上来,早就被看似平易近人本质脾气大规矩多的击大爷扔到门外,列为拒绝往来户了。
净无幻毕竟是不同的。所以击楫中流只是拍手叫人把酒坛子都收拾了,换上净无幻习惯的甲子年份的那种。

久别再聚,自该温酒以待,不醉不归,佐酒的趣事亦是必不可少。
“听说那个魔正在热烈地追求某位女先天。”
而这句话的所指对象,面上保持着可贵的淡定,内心开始认真地质疑起登道岸与逸踪所谓的学术交流。
登道岸绝不缺少吃撑了的道士,而八卦乃天赋人权,即使你贵为掌教亦无权剥夺。作为登道岸内部曝光度闪亮度话题度最高的顶尖女先天,在婚嫁自由的门人眼中,掌教大人正进入生命中最美好的季节,理所当然地净无幻的人生问题,私底下成为了各种交流中频率最高的词汇,而壮士的威慑力是该话题不敢台面讨论的最重要因素,没有之一。
事实证明,即使是在武林道中,保持良好的友派关系也是很重要的。因为这代表拥有可靠而稳定的八卦来源,而如果你的逻辑分析足够好,就能够从海量的八卦中提取出少之又少的真实信息。
身为昔日从某只魔那里打劫走楚狂昔道缺的同党,聪明人中的聪明人击楫中流眯起眼,仔仔细细地看了看同修的表情,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笑容。
净无幻的眼角一抽,她忍不住伸手揉了揉。果然人年纪一大了,都有一通病:爱乱点鸳鸯谱,包括逸踪的击楫中流义兄大人。听说击大爷打着关心之名行八卦之实的最近一位受害者是刚升级成‘天纵麒麟’的忌霞殇……
“义妹,汝似乎遇到麻烦了。”击楫中流的声音,打断了净无幻的貌似跑偏了的思绪。他那同修没有回答。
净无幻端着酒杯,走到庭内,一池秋水,一地落花,她孤身站在树荫下向击楫中流举杯,“圣魔之别,自不入净无幻眼内,然他之执著,实出乎吾之预料,恐成未来之变数。”
“而此局关键……” 击楫中流也站起身,举杯遥敬对方,话语未竟。
“无妨,因应未来之变,你我之布局早已排下。人生来如风雨,去如微尘,世情如师,自会教他明白,重要的是自己的信念,以及对世间的承诺。”
她说话时的音色,给人以冷淡的错觉,穿过正午的炙热的空气传到耳中,微妙的反差却有一种说不出的复杂意味。
击楫中流眼中掠过稍纵即逝的感情波澜,那一瞬间过后,他盯着净无幻,一字一句地问,“无幻,汝可有为自己考虑过。”
“……天道恒常,吾心与同,若论其他,净无幻不敢强求。” 并没有避开义兄的视线,净无幻顿了顿,反而扯动嘴角,慢慢露出一丝笑容来。
击楫中流心中一震,不觉万千叹息涌上心头,最终凝聚成一个带着无奈的温和笑容。
真不愧是她啊。说来也是异事,天地间竟有她这般的奇女子,无论大爱或小爱,那心性却始终澄澈无暇。而对净无幻来说,那个魔终究是不一样的罢。
击楫中流静静地注视着她,不经意间心神恍惚了一下。净无幻接任掌教那夜,他们曾促膝长谈,那时他的义妹淡定无比地评价他‘太遵守规则’。“守规”是个好词,不过任何评语前加一个“太”字总不是什么好话。
虽然净无幻自然不会说的如此没有气质,但这句话换成简单易懂的普通话,大约就真的类似于‘你比任何人都遵守规则,也比任何人都藐视规则,自我中心的击大爷。’
净无幻站在数步之遥,距离却何止千万,很久之前,击楫中流便明白,纵然他们是同修,是义兄妹,他仍不是能让她驻足的那一个。
他们彼此结伴一起度过漫长的岁月,数次共历出生入死,有一天骤觉光阴退减,分离不可避免近在眼前。或许他今后的行为将真正任性而自我中心。 
击楫中流一手执杯,向那无边高远之境,张开手掌,指缝间,阳光耀眼的刺目,不禁闭上了眼。他与她所看到的,终究将不再是同一片天空。
何日相知相伴,何日风雨声声,红尘如梦……何妨一醉。

忌霞殇来的时候,在一地散落的酒坛子中,某人正在气定神闲地沏茶,他师尊的‘尸体’靠着亭下的廊柱,身上搭了件玄色的狐裘。
个性温文敦厚的大师兄不禁往边上挪了挪目光,净无幻前辈披着的那张极具欺骗性的外皮下,掩藏的果然是绝非善类扮猪吃老虎的狠角色本性。
由此可见:这世上毕竟还是有明白人。
当他的视线一不小心跟绝非善类的某人对上时,却发现登道岸掌教出人意料地目光中隐含着‘安抚’时,冷静如他都不免心里一阵发悚,“前辈……”他刚吐了两个字就哑然了。
本着‘兔死狐悲’的同伴情谊,净无幻亦斟了一杯香茗,同情地递给对面的深受义兄荼毒的高足,“不用担心,你师尊很快就会醒来。”
忌霞殇向前以待长辈之礼道谢接过。所幸某高足不知道她内心这番曲折,否则天纵麒麟只怕要立时双手捂脸默默颓废了。
“听闻下月初三是珊瑚的髫年礼,现时吾有要事处理,不便久留,这珊瑚宝树劳烦汝转交义兄,且作贺礼。”
“这……霞殇代师尊和师妹谢过前辈。”面对师尊同修兼义妹的肯定句式,忌霞殇回答时出现难得的犹豫,诚实地说,此刻僭越代师尊收礼让他有强烈的不详感。
温文谦冲,让净无幻内心暗暗点头,果然好苗子,也要风吹雨打。她侧过头,看了眼旁边的义兄,辉映著夕阳余晖的醉梦之人,仿佛是个幻影,只是,仿佛而已。
净无幻突然觉得莫名的惆怅,而这种惆怅一直持续到手中多了个锦囊,“师尊有吩咐,要将此物交给前辈,并言他日此物必将对前辈有所助益。”
“那是……”净无幻打开锦囊,霎时眸子里掠过一抹异色,缓缓眨了眨眼睛,她再睁开眼时,已恢复了平常的神色,“嗯,代吾谢过义兄。”小心地收好锦囊,净无幻仰头,将杯中的茶一饮而尽,淡定地起身,出门。

净无幻踏入自家地头时,登道岸已是华灯初上,暖暖的晚风吹来花香,外面隐约传来道生们晚课的念诵声。
突然有种幸福的感觉。净无幻抬起头,夜星在天穹上闪闪发亮。
继任仪式前夜,结束与义兄长谈的净无幻,独自来到尊经阁的顶层,负手向下看去——选择‘像个理想化的大无畏脑残一样’收起羽翼,付出一生守护下面的这些人,尊奉天道,直至死亡,她已觉悟,并心甘情愿——三年的游历足以让净无幻看清自己的心。
与尘世亲缘无缘的此生,她失去了很多,也获得了很多。而所有的失去与获得,都与登道岸紧密相连,这里就是她的家。
无论如何,她还需要更多的力量。为了未来。


柳天隅
2011.6.8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