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凯旋侯×枫岫主人】桃花流水人家(中秋节贺文)
By  孤寒 发表于 2012-9-18 8:56:00 

作为中秋节贺文,算是我近期的文里最寡淡,但也是最温柔的一篇,大家就忍着看看吧=V=

01

有这样一个人,他一生之中,最忠诚的对象是火宅佛狱,最本能的事物是权谋杀戮,可是他偏偏在对峰壁下的这种小村落里呆了下来,便连他的铺子都落地生了根,没人探究他的过往,也没人惦记他的目的。
 
久而久之,虽然老板是哑巴又生的邪魅,家里还有个兔耳萝莉和作书的瞎子,但由于价格公道又足秤,村民们都习惯了来他的铺子打酱油。

02

说来稀奇,一周里至少有三天半大门紧闭,外加挂一木牌:斋主出门进货,附带两个粉红的兔子爪印。这样的五味斋竟然开了数年没有倒闭,反而愈见红火推动了村里按时打酱油的消费习惯的形成,于是酱油铺店主有理由认为:世上无我不能之事。

与此相对的是他家萝莉的吐槽:斋主,别装了,小心我告诉枫岫阿叔,村里那些姊姊们才是店里的常客。

而真正的现实则是,果然在任何一个世界,“帅哥加上促销”都是亘古不变的对付女性的杀手锏。

当然真相是什么这一点也不重要。生活很平常的继续,店主依旧关了门,撑着把伞去寻眼睛看不见的人。屋外雨已经下了起来,偶尔滚过几声闷雷,他的脚步声落得也轻,让人没能立即察觉他的存在。

枫岫主人面上含笑,听着旁边的小兔说话,偶尔接个几句,末了还端了一杯水递给讲得一脸兴奋的小姑娘,动作间没有一丝停滞,顺畅的让人完全想不到他是一个瞎子。

就好似天生能感觉出物品的摆放处。但他知道,这种本领除了几分天分外,更多的是环境的造就,枫岫总是拒绝给别人增添麻烦。

岁月在这个人的脸上留不下痕迹,此刻的枫岫,与在数甲子前的那个会上和他第一次见面时的模样,没有什么大的变化,真正变了的,是两人之间在世人眼中,仅容得下欺骗与防备的关系。

03

下雨天棋盘就摆了上来,凯旋侯左手揽住衣袖,右手从棋盒中取了枚黑子,然后往一处落下,便闻旁边的小兔念出棋路,对面的枫岫主人略一思忖就应了一手。

一盏茶后弈至终盘,又是平局,凯旋侯看了对方一眼,随即挑了挑眉,便直接将黑子丢入棋盒里。

而偎在两人间的小姑娘,笑嘻嘻地拎了茶壶过来,依次在杯里斟了水,一杯递给枫岫主人,又端了一杯给凯旋侯后,才迟钝地发现杯子拿少了,顿时眼巴巴地看着凯旋侯的杯子,却不怎么敢伸手去抢,“斋主…”

她话语间带上了三分拖音,含混着一些撒娇耍赖的味道,委屈地咬着嘴角的小模样足以让任何萝莉控心动神摇。

理所当然地,小姑娘欢欢喜喜地捧了茶,萝莉控也心满意足地蹭了蹭她红扑扑的脸蛋儿,旁观的枫岫主人没撑住,笑出了声。

04

已是深秋,林间小路上铺着一层火红的枫叶,马车经过,带起的风便将其卷得飞扬开来。

男子倚在靠垫上似在小憩,对面的人则是端坐合眼,车厢内十分宽敞,即便是坐着两个成人也并不显得拥挤。

再过几日便是枫岫主人的交稿期限,而若要赶到邻镇的书局,却非一朝一夕之功,为此凯旋侯收拾了下就赁了马车,临到出门时小兔各种撒娇炸毛,多亏三支沉雪千丈青的牺牲才换来一路清静。

“两位爷,午时将近,马也累得紧了,咱们在前面歇一阵子可好。”车夫回过头,朝车箱的二人道,“那边有条河,饮饮马也是好的。”

当然是全员通过,转眼就停在一条河边。凯旋侯卷帘下车,待枫岫也摸索着从车内下来后,斜飞的剑眉轻敛,下一刻便脚下放缓,让他恰能和自己步履持平,走到上游一处干净地方。

他掬一捧清水扑在面上,顿觉疲劳去了许多,然后抬眼向旁边看去,枫岫主人在不远处的水中浸手,身前未绾住的紫发垂在水面上,随着他的动作荡出微微的漪涟。

枫岫主人方净过手,一方布巾便已递了过来。待他从容地接过去时,凯旋侯抓住他手心描了个等字,察觉到对方忍不住一抖,他随即放手,转身去取准备好的干粮,狭长的眼中,已然浮现出了一抹极淡的笑意。

风过林梢,枝叶相碰,枫岫主人听到沙沙的声音,他想起曾经读过的一本书册,那里面说世上有一物,它萌生于最无害的日常,反而结下最可怕的因果,好似风穿透荆棘,无可阻挡。

05

马车从书局返回途中,外面忽地下起雨来。枫岫主人刚出现在大堂,客栈的小二忙迎了上去,走在他前面带路,速度很慢,彼此相距不过一步,显然已经有人打点过,故而处处留心。

推开客房的门,一时间,有淡淡酒香盈绕,屋里极静,可以听得见雨击在窗棂上的沙沙声,枫岫主人静立了片刻,走到窗前将半敞的窗子掩上。

桌上掌着灯,旁边应是放着酒,也许还有一封信。他的感觉是不会错的,在目不能视的情况下,别的感官总是会更敏锐些。

枫岫主人默默坐下,端起桌上的半壶酒,准确地将搁着的空杯斟了八分满,递到唇边慢慢将酒饮尽。

06

马车到达的时候,已是日薄西山,未及停稳便见小兔扑上来,唬得车夫一阵手忙脚乱。

“哇,斋主,枫岫阿叔,你们终于回来啦,快点下来,今晚我特别为你们做的接风宴,有枫岫阿叔你喜欢的雪花糕,也有留斋主你的份儿…”

她的话音突然顿住,怔怔看着枫岫主人走下车来,然后递给她一封信,小兔接过将它念出:远行,秋节返。

绝不会错认地,斋主亲笔的字,墨色偏淡,一笔一划,都似是融了十分的激荡在里面。

女孩儿的眼陡然瞪圆,似是突然明白了什么,却又不敢相信,“臭斋主,明明说好下次也带我一起去,结果又不见人影……” 一句话未说完,眼泪已不知什么时候爬了满脸。

枫岫主人顿了顿,终于伸出手臂,拍了拍那单薄的肩膀。小兔身子一颤,忽一下扑进面前人的怀中,放声大哭了起来。

07

农历八月十五,中秋佳节至。五味斋内,一张桌子早早便被抬至院内,旁边置着三把椅子。

已是月华初上,等在路口的小兔正捉着枫岫的手,焦急地四下张望,忽瞥见一抹墨色从不远处的巷角拐出。

便能看清如云烟似的墨绿长发,掩映着熟悉的眉眼,银辉洒地,伴着旅人一步一步归来,继而对着等候的人们微笑。

08

有那么一个人,他用数年时间为故乡画一张像,让活着的人记住,不属苦境的四魌界,那里曾有一个地方,名之火宅佛狱,那是他们的来处,却并不是终点,新的故事已经开始。


孤寒
2012.9.17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