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还我童真
By  孤寒 发表于 2013-8-2 15:27:00 

警告:本文配对为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废话…),内容OOC的程度堪堪与题目持平,请勿误入……<<奏凯

01

自己所做的决定,比如说与上忍导师交往乃至于结婚,是不是正确的呢。以及,正确与否,又应该以什么来评判。但事实上,这对于木叶年轻的火影来说,他几乎不会想这样的命题。用参谋鹿丸的话来说,木叶最具意外性的忍者实在不值得他花什么心思去推算行为模式。

“旗木上忍需要为火影阁下的惊人之举负极大的责任,他错过了修正火影阁下三观的最后时机。虽然我们都知道这大概并非他的本意。”现任火影副手恹恹地从婚帖上抬起眼,“这简直是血淋淋的反面教材,告诫我们溺爱孩子是会养出二货的。”

鹿丸从来要么半死不活,要么懒洋洋,这么有情绪的时候还真难得。将蜜月期的人从砂隐村召回来代班确实有那么几分不人道。半只脚跨在门口的现任火影滑过一丝心虚地挠挠脑袋,转过头给他一个很傻很天真的笑,白齿噌噌亮:“鹿丸你不是提出休假申请么,你放心,兄弟我亏待不了你。”

“听说吉乃阿姨急着要抱孙子啊……”金发青年忽然压低了嗓子神色暧昧:“你给我办事效率高点,我可是额外加了你五天假呀,你要是十几发都不能中靶,回来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兄弟,我漩涡鸣人丢不起这个人。”

参谋大人的高速分析能力啪地呆掉一拍,忽然一点血色从他脸上爆开来,整张脸红成了猪肝。对面鸣人撑在门口大笑,笑声十分嚣张猥琐,临走时甚至没忘记好好关上门,奈良鹿丸捏着笔盯着那门盯了足足三分钟,然后朝着一屋子的待处理文件露出一个和颜悦色的微笑,惊的一旁的暗部摸出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事实证明,聪明人翻脸狠上加三分。后果就是,刚从根本上让旗木上忍落袋平安,神采飞扬之际就有点蹬鼻子上脸的某二货乐极生悲,这厢心头滴血地亲笔给他男人的外出手续签好名,又见那头奈良鹿丸摸出假条一路往外走,轻松愉悦,迈步如飞。

可以想见,六代目火影义不容辞,作为唯一的夹心饼干被文山牍海和沟通扯皮挤成了一摊薄薄的奶油。

02

清晨时分,天空带着青冥色的灰影,漩涡鸣人等在村子的大门口,很期待似的显得分外醒目。从他身侧,不停地有早起出任务的忍者边互道早安,边打呵欠,边匆匆跑过。

天,在一开始的时候总是亮得很慢的,黑暗一点一点的退去,慢到人肉眼所不能察觉的地步,可是却总在人失去耐心,几乎要放弃的瞬间,好像一下子,天就亮了。

地平线上晕起了红霞,暖暖的,金色交织着红色的光,将眨着一边眼睛笑眯眯打招呼的人映的清晰分明,与所有的景物都分开。

03

从街口,远远望过去,屋子还冒着炊烟的余烬。等他们回到家,自家女娃儿果然已经去忍者学校了,香喷喷的盐烧秋刀鱼味噌汁茄子扑了盖子放在桌上,边角上还压着张小纸条:父亲,欢迎回来。铃兰。

漩涡鸣人看得心旷神怡,顺带的,他的那种傻爸爸的自豪感又升腾起来:瞧瞧,我们家小公主,又懂事,又乖巧,又甜,又可心。旗木卡卡西斜眼瞥瞥那笑弯的眼角,一手指着便签纸的最后一行说道:“鸣人,兰兰这里写着,再有下次绝对不理你了哟。”

某个傻爸爸梗了一下。卡卡西挑着眉毛看他,漩涡鸣人整张脸哭丧着哀哀怨怨的样子,旗木上忍凑过去贴着他耳根处轻声道:“你该不会又拿水晶球去偷窥她的实战课吧。”

声音是含着笑的低低的流淌在耳边,漩涡鸣人顺着这个角度看过去,卡卡西的指尖勾在拉下的面罩边缘,露出从脖子到肩膀的一小块雪白到底的皮肤,像骨汤拉面的汤汁,看起来舔一下就会腾起一层薄薄的血色。

漩涡鸣人听到自己的心跳声,于是,为什么不呢,我们应该充分的享受已经获得的权利。

卡卡西在金发青年的唇碰上去的时候,已经忘记了他的问话,暖热的舌头在口腔里翻搅舔舐,他看到对方又闭上了眼睛,脸上有专注而深入的热情,于是所有的神志都悄然的退去,每一寸的皮肤都变得敏锐之极。

炽热的下半身贴在一起摩擦着,全身的血液都沸腾到了极点,衣服束缚变得如此不可忍受,只想把一切包裹在身体上的东西都甩去,让皮肤与皮肤紧紧贴合,每一寸,每一分,每一个细胞的拥抱。

天知道他有么多么渴望这个瞬间。

为期一个月的任务,作为木叶的暗部长的首次出访,所谓例行联络结盟忍者村的重任,于前“木叶万能螺丝钉”的旗木卡卡西而言,更有价值的是随行的佐井和油女志乃的成长。

夜深人静之时,卡卡西看着自己的手指,好像血液会从自己的皮肤里渗出来,带着欲望和渴念,滴落到鸣人的皮肤上。他的身体,或者说他的内心深处,远比他所表现出来的更依赖眼前这个孩子。

04

吃过了早饭,漩涡鸣人收拾了桌子去洗碗。等他把东西收拾的差不多,旗木卡卡西也从浴室里出来了,眼睛是半闭着的,发梢上沾了点水,顺着脖子往下流,赤着脚,慢吞吞的挪向卧室的方向,金发青年看他那样子马上急道:“大冬天的没擦干就睡,你当心着凉。”

“我没这么弱…”卡卡西拖长的声调里有一种懒洋洋的绵软的味道。漩涡鸣人不理他,迅速的把毛巾拿出来,蒙头蒙脑的包上去帮他擦头发。

卡卡西的眼皮略微颤动了一下,嘴角勾起一丝笑,却没有睁开眼睛。一路从云隐村赶回来,又经历了一场放纵,他这次是真的累了,四肢都没有一点力气,任由人摆布。

扶这人过去躺下后,漩涡鸣人坐在床边等了一会儿,听着银发男人的呼吸直到他睡着了才小心翼翼的退出卧室。

临近年关,好不容易偷得浮生半日闲,金发青年从怀里摸出自家小公主早早就备好的年货采购清单,一只脚刚踏出去,一名暗部出现在他身后:“六代目,纲手大人回来了。”漩涡鸣人动作一顿,转过身,去取衣物架上的白袍和‘火’字斗笠。

05

头顶是波光交错的水面,卡卡西看见一连串的晶莹的水泡盘旋着上升,每一片,都掠过一段他曾经过往的生命。

过去与现在,回忆与现实交织在一起,将他吞没。

06

旗木卡卡西茫然的抬头看了看天,碧空如血洗。刺目的日光令他感到一阵眩晕,银发上忍用力眨着眼睛看着不远处的某一个点,思维慢慢的运转起来:啊,佐助与鸣人同归于尽,小樱用己生转生禁术复活鸣人。

小樱……小樱……

漩涡鸣人半跪在血水里,紧握住女孩儿没有温度的手,反复的念诵她的名字,犹如绝望呻吟。

卡卡西的瞳孔收缩,却看清了金发男孩眉骨上狰狞的伤痕,血液与尘土混合,凝为深褐色。眼角,被血液刺激出的泪水混合了鲜血的红,蜿蜒而下。

这个实力超卓的忍者,从指尖开始颤软,这是最残忍的结果,或者说,永劫。

万籁俱寂,风,唯有风,吹过终结之谷,于第四次忍战最后的战场上,嘶叫,极静寂而激烈。银发忍者就这么远远的守着,从日升至日中,从日中至日落,然后于晚霞余辉中接住软倒下去的那个孩子。

“…鸣人……”这名字从喉咙的深处发出来,前上忍导师抬手,擦去金发男孩脸上的血红色液滴。

事实上,当所有人都觉得鸣人一定会哭的时候,他总是笑的,那是卡卡西最熟悉的笑容,坚定而自信的,一往无前的,然而总有一抹刻骨的沧桑,一夜之间就渗入了眼底,却从来染不透天空的底色。

有些事情需要时间,银发上忍心想,如果哪天漩涡鸣人愿意抱着他特夸张的号啕大哭,那大概,就真的没事了。可是在这之前,他惟有等待。

如果可能……

卡卡西蒙住自己的眼睛,如果可能,他也希望这个世界上永远和平,人与人之间无争无端,像漩涡鸣人那样单纯而乐观的孩子,一辈子都看不到丑恶与鲜血。

然而,那终究是不可能的。一切都像是在朝着既定的方向进行着。漩涡鸣人十七岁,有惊没险地通过了上忍考试,同年加入暗部,又过了三年,他从暗部退出,继鹿丸之后也开始在纲手大人身边参与管理工作,他二十二岁那年接任六代目火影,不久就提名卡卡西为暗部长。

那是漩涡鸣人自己选的路,是他不得不面对的磨难,而对于旗木卡卡西来说,他唯一能做的,不过是陪着那孩子闯过去。

07

忽然间,水声好像消失了,那一段来回纠缠的梦境似乎破开了一角,有一个声音温柔的弥漫在四下里:“卡卡西……”带着一点心疼的关切,然后一只手贴在他额头上。

“纲手奶奶,明明已经退烧了,怎么老师还没醒过来…”那孩子心急归心急,还是压低了声音像是怕惊动了他。

然后伴随着一巴掌拍在背上的声响,耳朵边忽然窜进个无奈的女声,“嘛,别这么心急,你又不是不清楚那些老不死的给卡卡西左眼设下的封印的后遗症,昏迷发烧什么的还算是轻了,毕竟移植的是佐助…”声音顿了顿,“是那个永恒万花筒写轮眼…”

“没事的,纲手奶奶,我能理解长老们。就因为我是火影,我站在这里,就要代表最高的利益,任务的成败,还有所有人的生命。这不是身为五代目火影的你教会我的吗。”是那孩子永远坦然无畏的声音,顿了顿,随后以一种压抑的的语调突然低了下去,“而且这也是佐助的愿望。你放心,有些事我必须要做,但我也不会放弃自己的坚持。”

对方未接话,突然手一伸,牢牢将人抱进了怀里,大力地揉乱苦苦挣扎着的可怜人的金色头发,“鸣人,你已经成为一个了不起的火影了。”叹息似的声音,饱含着复杂的情绪。

“爸爸,纲手大人”铃兰冷静的打断他们,“父亲醒了。”

与一本正经的语气相反,粉发小姑娘一时错手,苦无将苹果漂亮的一分为二,顿时整张脸皱成一只小笼包。

刷的一下,所有的人目光集中到卡卡西脸上,银发上忍眨巴了一下眼睛,扑过来的金发青年忽然吧唧一口啃在他脸上,顶着两位公主碧幽幽的视线,卡卡西硬生生把到脸边的红给按了下去,然后微笑,笑得眉眼弯弯像月牙一样。

08

当输液管里滴下最后一滴药液,天色已经微亮,漩涡鸣人拎了药随着牵着铃兰的卡卡西一起走在木叶的街道上,眼前是玫瑰色的朝霞。

他忽然想到曾经的某一个下午,他们也这样肩并着肩走在一起,那个时候,他刚刚痛哭过一场,为粉发碧眼的铃兰的那一句“爸爸”,他求而不得的羁绊,他的永劫与心伤。卡卡西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陪着他。

而更久远前的那一天,他正在经历着人生最为重大的转折,他的天真,他的执着,他的纯净的渴望,在一夕之间碎去。

总有一些东西,逝去之后永远不再回来,每一点眷恋,每一个心念,选择一些,抛弃一些,像是把灵魂浸泡在怨念查克拉中遭到侵蚀,一寸一寸剥离般的痛。卡卡西也是这样安静的陪在他身边,陪着他。

一路同行的人。金发青年把男人的手指握在掌心里,抬头看到朝阳如火。

柳天隅
2013.8.2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