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漩涡鸣人×旗木卡卡西】铃兰记事(《还我童真》番外)
By  孤寒 发表于 2013-8-12 14:07:00 

警告:本文为《还我童真》番外,含自创人物,主要配对为鸣卡,也有少量鹿井、森玲(待定…)等BG,内容绝对OOC。祝大家七夕快乐


匆匆的忙过正月,到了仲春,春昼初长。漩涡鸣人要当爸爸的的消息开始从村头刮到村尾。
一桩事件一旦变成尽人皆知的八卦,那多半是要成真。姑且不论伙伴们从当事人口中求证了其人带着铃兰回到木叶并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退出暗部和办理正式收养手续等若干桩事件的真伪后满地捡拾掉落的下巴,单看井野抱着粉发碧眼的小女娃痛哭出声,但凡聪明点的就不会不明白五代目豪爽应允的缘由。
以上就是大家喜闻乐见的铃兰记事的开场,下面让我们进入正题。

Diary.1
(节选)
印象中,我刚吃完生日蛋糕后不久,爸爸妈妈就死在了盗贼手中,然后爸爸和父亲捡到了我。毕竟我那时才三岁,所以大部分记忆都模糊了,但在我晕过去之前将手放在爸爸掌中时,掀开狐狸面具的爸爸笑得眼中含泪的画面我觉得永远都不会忘记。
说到我爸爸,他好像很厉害,又好像很笨蛋。我为这个问过鹿丸叔叔,鹿丸叔叔说我爸爸是个英雄,他救了很多人,后来发生了一些事,我爸爸那个脑子里一根筋的笨蛋把责任都背在自己身上,但大家都相信他会成为对木叶来说不可缺少的忍者。这句话我不是很明白,不过没关系,鹿丸叔叔可是号称拥有火之国最聪明的头脑的男人。如果你问鹿丸叔叔是爸爸的什么人,我可以告诉你他是爸爸的监工,因为他总是会在爸爸凑过来跟我刷亲密度的时候拎他回去继续在不见天日的公文堆里奋斗(这句话是鹿丸叔叔说的)。其实我觉得爸爸根本就是多想了,因为我很喜欢很喜欢爸爸,虽然看着爸爸表情丰富的脸比任何的忍术都有趣也是千真万确啦。
我喜欢木叶,我希望自己以后也能像我爸爸一样,成为厉害的忍者保护大家。不过鹿丸叔叔说的对,爸爸听到我的理想后一定会很担心很担心,我再也不想看到他眼泪汪汪的样子,所以我跟着纲手奶奶学习的事情要瞒得更好才行。

Diary.2
首先我要申明一下,这篇日记是爸爸逼我写的,爸爸说我的第一篇日记里就提到了他和鹿丸叔叔,这样弄得他在面对父亲时感到压力很大,要我再写一篇日记出来证明一下我也是喜欢父亲的。虽然爸爸保证不妨碍我去跟纲手奶奶学习医疗忍术也不会再偷看我的日记,但我还是连续煮了一周的蔬菜拉面并盯着爸爸吞下去。
说到我父亲,很多人好像都很尊敬他。有时候爸爸也会叫他老师,现在想起来当初爸爸将手伸给我前曾经被父亲拍了下肩膀,那时爸爸也是叫了声卡卡西老师的。啊,怎么又说起我爸爸了,不过这也没办法,因为要说我父亲就得说我爸爸。虽然我爸爸和父亲是刚结婚不久(鹿丸叔叔说爸爸为了跟父亲结婚修改了木叶的婚姻规定,害的他连续加了一个星期的班,当时鹿丸叔叔嘴上说的不耐烦但脸上却笑得很开心,所以我也跟着笑的很开心,虽然我完全没听懂他在说什么啦),但是从我四年前来到这个家时我爸爸就坚持让我直接叫父亲,不要叫卡卡西叔叔,他会起鸡皮疙瘩的,我父亲有跟他说他不会介意我这么叫的啦,不过我还是决定听爸爸的,因为我发现叫他父亲时他会笑得眉眼弯弯像月牙一样看起来亲近好多。
啊我忘记说了,我家的情况是这样的,我,我爸爸,我父亲,一个月来十次的鹿丸叔叔,还有一些三不五时来拜访的爸爸和父亲的同伴们,比如当初抱着我搓来揉去哭得一塌糊涂后来成为鹿丸叔叔老婆的井野姐姐(其实像我这么有礼貌的孩子我觉得我应该叫她井野阿姨,但是她不让,还笑得十分温柔的将一朵铃兰捏成了粉末,我觉得还是顺着她比较好)。井野姐姐最初总会看着我泫然欲泣(这个词是我从家里的书上看来的),我是想问她怎么啦,但是佐井叔叔给我的书上说这时候应该体贴地保持沉默,我就好心保持沉默了。但是这件事还是被我父亲知道了。那个时候父亲跟她聊了很久(我是有断断续续偷听到一些啦,比如不能让下一代人操心,比如铃兰就是铃兰不是其它任何人,奇怪,我当然是铃兰呀,不过听到父亲说他们会保护我直到我不再需要时我觉得很开心很开心),在那之后井野姐姐看我的眼神就变的更温柔也笑的更漂亮了。
已经一个月不见父亲了,老实说我很想念他,我问爸爸,爸爸说父亲明天就会回来,干脆明天早上煮父亲最喜欢的盐烧秋刀鱼和味噌汁茄子吧。

Diary.3
我叫铃兰,今年10岁,刚从忍者学校毕业。如果不是撞上同桌的千手家天才要求提前毕业,为免我成为遭殃的可怜‘池鱼’爸爸拉着父亲现身说法让我别有样学样,我本来应该还会更快一点成为下忍的。
不过我并不觉得遗憾,我的目标是未来成为一名独当一面的忍者,忍者学校的包含忍、体、幻术三大战术知识以及植物学、心理学、解剖学、暗号学、天文气象学等等的课程大部分非常有趣(当然爸爸看着我门门水准以上的成绩单时哀怨的求父亲顺毛的表情更有趣),唯一令人感到忧郁的实战课也因为同桌的提前毕业变得惬意起来。
说到同桌,我的同桌千手森间是个祸害。事实上从爸爸和父亲牵着我入学那天看到布告栏我名字边上的‘千手森间’时我的凉拖的鞋带居然断裂那会儿,我就有某种不详的预感。该预感不久之后就获得了证实。我的同桌不仅有着水准以上的天赋,他还是个外貌水准以上的男孩子(啊,不要误会,我觉得这么多年来基本就没变过的父亲和爸爸更好看)。假如不是与千手森间作了同桌,我相信自己对实战课的回忆一定会更加美好,而不是在第一次课上就要忍受班上女生的“车轮战”。我自认为是个很有耐心的人,但我的耐心在各种无聊的挑战中最终消耗殆尽,所以我在众目睽睽之下将对方扁成了猪头(不知这是第几位挑战者来着),于是世界从此清静了…显然是不可能,打遍班上男生无敌手的同桌向班导伊鲁卡老师递交了挑战申请(事后证实同桌对此也毫不知情),对手…是事前完全不知情那天实战课还换了父亲带回来的新衣服的我,初次交手过后,就算是千手森间脸上的熊猫眼再怎么滑稽,也不能让我盯着父亲为我挑选的新衣服上的破洞时少几分心疼。
梁子,就这么架下了,然后我开始发愤图强。父亲不动声色地为我准备了新的训练计划。老实说,每次模拟对战后从父亲手中接过茶水毛巾点心,我盯着他笑得游刃有余的狐狸似的面孔(神出鬼没的佐井叔叔说这就叫做夫妻相),都会强烈的怀疑他是不是在这一切中掺了一脚。当然爸爸也是一有空就跑来关心我的修炼进度,不过他实在是太忙而且大多数时候都是添乱(每次都会让父亲无法集中精神的同时我也不确定是否仍免不了让红晕爬上脸颊),我还是更愿意父亲指导我的训练,虽然父亲作为火影辅佐能摸鱼的时候也委实不多。
现在看来,与千手森间的不打不相识,使我原本按部就班的学校生活,一下子变得生动起来。虽然并不想承认,但我之所以开始更加积极地锻炼自己,正是因为前方一直有同桌这个追赶的目标。

Diary.4
(节选)
新年的钟声还没敲响,木叶的街道上就已经摩肩接踵人挤人,我随着人群慢吞吞地挪向最爱的红豆丸子店。感到胳膊被挠得有些痒,我勉强低下头来,看了一眼旁边好奇地拿手指戳我的小豆丁,看上去最多一两岁,歪着头,睁着双一看就是大麻烦的眼睛,视线随着我左右张望的动作一会儿向左,一会儿向右。
啊,发现日向家走丢的小鬼一名。我牵着挂在胳膊上不撒手的小拖油瓶,一边留意推来搡去的人群,一边对五分钟前撇下在拉面店排队等号的爸爸和父亲的主意悔不当初。本来前行的速度跟乌龟有得一比,等我从日向一族的驻地转回来,可以想见,那家老字号的丸子店保准就余下一地竹签。
白衣女子蹲下来抱住豆丁时,我还一时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因为这位日向家的家主脸上的复杂表情,很难形容那种感觉,仿佛我回忆起亲生父母时的难过,交织着想到爸爸和父亲时的那种释然。于是一直到爸爸把手按在我的肩膀上,我才转过神来,然后看着爸爸笑得没心没肺,对面美女姐姐脸红到半透明,我默默按捺住了想要抚额的冲动,爸爸你真是个完全看不到气氛的笨蛋。
我等了一会直到看不到他们,马上转过头牢牢盯着爸爸的脸,爸爸特无辜地回视我,同时竖起食指在自己面前晃了两下。我看着爸爸慢慢转过头去,向着父亲的方向微笑,眼角眉稍里都是温柔。虽然对这里头的故事好奇的不得了,可看看不远处等在路灯下的父亲,我体贴地吞下了到嘴的话(偷偷承认,眼角的余光扫到父亲时,我差点一口咬在自己舌头上)。
好在生活也还是那样平静,所谓的家庭危机,到底是我自己想多了。想想也是,那个陈年故事里,虽然父亲永远是关键时刻会自我牺牲的笨蛋,但爸爸从来就不是会妥协于木叶高层的包办婚姻的人(感谢‘会走动的人形报纸’木叶丸哥哥)。确实雏田姐姐生的好看又能做好吃的零食,但我果然还是待在爸爸和父亲身边才会感觉到幸福。然后有一天,在爸爸和父亲的守护下,我也会有自己的生活,自己的追求,乃至自己的幸福吧。无论如何,我还需要更多的力量,为了保护自己所珍惜的家人们。

柳天隅
2013.8.12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