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鸣卡亲情向】破镜(中元节贺文)
By  孤寒 发表于 2013-8-23 19:55:00 


8月17日,星期六,晚上七点。
漩涡鸣人站在木叶小区42栋564号房口按响了门铃。 
一声,两声,没人开门。 
楼道里寂静异常。
看着紧闭的大门, 他莫名觉得有点冷,肚子不太舒服的感觉,忍不住整了整羊毛衫上圈着的狐狸围巾。
果然是早秋寒的说,他这样想着忽然脖子上传来一阵尖锐的刺痛感,顿时反应过来有人来了,连忙问到:“请问您是这里的房主?你好,我是约好来看房子的漩涡鸣人。”
“来看房?”不知何时站在漩涡鸣人身边的银发男人恋恋不舍地从书里回神,摸着后脑勺状貌似不胜苦恼。
眼尖的漩涡鸣人发现那书是他的导师自来也的最新大作《亲热战术》。
“是啊。请问您是房主宇智波带土吗?”漩涡鸣人发现这个男人有一张看不出岁数的脸,那种起伏间有着奇妙折转的懒散的音调,让漩涡鸣人莫名地觉得似曾相识。
“嘛,我不是宇智波带土。还有这房子不卖,你们可以走了。” 翻过最后一页,银发男人合上书,这样说着冰冷的拒绝的男人声音很温和,连同笑容,一样的温和。
漩涡鸣人一听这话,就有点不高兴了,“喂喂,这是怎么回事?我昨天晚上明明接到电话说让我今天来看房子,怎么我人来了又跟我说这房子不卖,你们开什麽玩笑…”
金发青年似乎想起了什么下意识地掐断了话尾,挠了挠后脑勺回忆了片刻,突然一拍手掌自问自答,“呀呀!难道是我把地址听错了?肯定是这样的说,毕竟接到电话那会儿我刚做完一场超·长的眼睛移植手术,当时正倒在急诊室外的长椅上困得要死。”
“虽然我是不介意听故事,但你们不快点离开的话,我可是会很麻烦啊。”银发男人懒洋洋地抓了抓头发,看著紧闭的大门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奇怪。
就算是漩涡鸣人再迟钝,也注意到对方已经是第二次提到‘你们’这个字眼。他脊背一僵,皱起眉盯着漫不经心的男人瞧了半晌,随即又自暴自弃地揪着狐狸围巾松了松,隐约露出他脖子上被咬出的血印。
“你住在这儿?”银发男人又瞥了一眼房门,想了想,点点头。漩涡鸣人再次看到他脸上那种不同寻常的奇怪神情。
他眨巴了一下眼睛,“我不会介意麻烦。”金发青年的表情显示他的好奇心正在噌噌噌地上窜中,然后他倒抽了一口气,露出一脸苦恼的模样。“可惜我的同伴很介意。”
银发男人看到迷你狐狸从青年的脖子处探出头,对他亮了亮染血的犬牙,他默默数了数有九只尾巴。
“呐,我们刚才什么都没看到对不对。”金发青年眼睛闪闪亮的盯着对方。
这种事情怎么看都不是一句“我什么都没看到”就能糊弄过去的吧。银发男人脸上流露出一丝真正的笑意,随即又耸了耸肩打量着走廊外的天色催促似的说道,“要入夜了,你们再不走就迟了。”
漩涡鸣人歪头打量了他一番,然后飞快地整了整狐狸围巾,“OK,我们打扰…你这么久这就告辞啦。”他突然意识到,自己连银发男人叫什么都不知道,脸上浮现出一丝尴尬。
在漩涡鸣人将近走到电梯门前时,他听到后方传来声音,“啊,忘了自我介绍了,我是旗木卡卡西。”转头看到银发男人冲他弯起右眼笑了笑。
漩涡鸣人顿时心情大好,回过头准备去按按钮时,电梯门忽然自己打开从里面走出了一个温柔笑着的男人,眼角两道法令纹昭示着他已经不再年轻。
“晚上好,你就是来看房的漩涡先生吧。不好意思,我来迟了。我是宇智波雅臣,受舍弟宇智波带土的委托,全权处理这套房产。漩涡先生,请往这边走。”从电梯内走出来的男人看到漩涡鸣人后马上递出自己的名片,一边神色诚恳的道歉,一边迈着稳重的步伐引导他往564室走。
漩涡鸣人脸上的表情漂移了一下,望望眼前的宇智波雅臣,又侧身看了看一会儿前敲过的大门。那里已经不见银发男人的身影。
金发青年盯着宇智波雅臣眨眨眼,“你要出售这套房子?”
“是啊。”对方目光坦然,不像是有心欺骗他的样子。漩涡鸣人把狐狸围巾往下拉了拉,腾出手比划了下刚才那个银发男人站的位置,“可是我刚才听人说这房子不出售,那个人刚才还在这儿。”
“这怎么可能啊,漩涡先生还记得那人长什么模样吗?”宇智波雅臣打了个寒战,系上风衣外套的扣子。明明还是刚入秋,这里的温度还真是低的离奇。
“一个银发男人,大约比我高半个头,拿着本《亲热战术》,看起来懒洋洋的模样。”
“你说一个银发男人…还拿着本《亲热战术》”宇智波雅臣抽了一口冷气。
漩涡鸣人点头,想了想补充道,“对了,他左边眼睛上还有一道伤痕,大约半个手指这么长。”
宇智波雅臣闻言虽极力镇定,但颤抖的声音显然出卖了他,“是么…呵呵…那个…既然来了我们先看看房子吧。”
“宇智波先生你没事吧?”见宇智波雅臣抖着手掏出钥匙,漩涡鸣人眼中露出狐疑的神色。
“没事,没事,我这就开…”忽然响起的‘咯吱’声,吓得宇智波雅臣一个激灵,话声戛然而止。他看看手上还没插进门锁的钥匙,再看看忽然敞开了一人宽的大门,脸色立即变得惨白。隔了半响,方抖着声音解释道:“啊啦,你看我,上午带人来看房,走的时候都忘记把房门锁上了。”
“是么……”漩涡鸣人看着招呼他进去的宇智波雅臣,对方脸上的表情虽然看起来很镇定,但额角渗出的汗却泄露了他心中的紧张。
金发青年知道有什么事情出了问题,但他还是迫使自己问出来,“我们这么唐突不太好吧,里面不是还住着人吗?”
“里面没有住人啊。上次的住户已经在一周前搬走了。” 宇智波雅臣莫名其妙,确定似的又往里面看了看,“你看,一个人都没有。”
“可是那个银发男人明明说他住在这儿……”漩涡鸣人看着宇智波雅臣的表情不忍心说下去了,还没见过人的脸色能白成这样。 
“不、不可能,你、你在说笑吧,这是空房,怎么可能有人…”忽然从房内又传来了‘咯吱’声,这次听起来像是浴室的方向。顿时宇智波雅臣“哇”地一声叫了出来,向后一个趔趄,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脸色又惨白了几分。
漩涡鸣人脸色开始不好看起来,那种半透明的,脚不沾地的,飘啊飘的生物…他也怕得要命好不好。看在对方名片上写着儿科医生的份上,金发青年伸出手去拉了他一把,“能走得动么?今天已经太晚了,我看我们还是一起离开吧,看房的事下次再说。”
宇智波雅臣原本觉得毛骨悚然,看漩涡鸣人虽是脸色发青但神情从容,渐渐的,他也放松了下来,一边亦步亦趋地跟在金发青年身后走下安全楼道,一边低声道歉,“给漩涡先生添麻烦了。自舍弟宇智波带土叁月份去世后,我还是第一次来这里。虽说这个房号听起来有点渗人,加上半年不到连换了三个住户,但他们都没出什么大事儿,我也就没放在心上,没想到这次会遇上这事儿。”
漩涡鸣人见对方依然有些魂不守舍,略微踌躇了一下,然后安抚性地拍了拍宇智波雅臣的肩膀,“请节哀。”
宇智波雅臣听了他的话,深吸一口气,让自己脸上挤出一丝笑容来,“这套房空着就让它空着吧,毕竟带土总是处处为他人着想,肯定也不会希望大家在他的地方遇上危险。真抱歉,让漩涡先生你白跑一趟。”
漩涡鸣人想起那个银发男人,对他的话不置可否,“也许不是白跑一趟…”看到宇智波雅臣担忧的眼神,金发青年回过神来,换上严肃的神色,摇了摇头,“没什么。我希望宇智波先生您能将这套房子出售给我,价钱方面不是问题。”然后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也知道这个请求有些强人所难,但是我有不得不为的理由。”
宇智波雅臣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张了张口正待要说什么,见漩涡鸣人下意识地往后缩了缩脖子,一副准备好被说教的模样,以及即便知道可能会被拒绝,还是要提出这种请求的坚决表情,又颓然闭上了嘴巴。
沉默了一会儿,宇智波雅臣终于妥协,伸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然后无奈地叹了一口气,“好吧,我明白了。我会尽快把手续办好,然后将房产转让书和房契拿给你。”犹豫了一下,忍不住又叮嘱了一句,“虽然以我的立场可能不该说,不过我总觉得这里不大对劲,漩涡先生你千万要当心。”
“你放心吧,宇智波先生。谢谢你愿意出售给我,还有不询问我的理由。”漩涡鸣人微笑起来,然后向着宇智波雅臣深鞠了一躬。
金发青年的笑容有一种让人信服的感染力,就好像春末新生的绿叶,坚定的追逐着太阳的光芒,让宇智波雅臣也忍不住卸下心中的重担回他一个微笑,不由心下感叹,这位漩涡先生真是个奇特的人。
于是两人约好时间后各自驱车离开。然而漩涡鸣人并没有选择回漩涡一族的宅子,而是半小时后来到了他工作的医院。按流程给双手消了毒,带上医疗手套,套着白大褂的漩涡鸣人拉开冷柜的某个号码。
银发男人,眼睛上伤痕的位置,一切的一切都昭示着,的确是同一个人。漩涡鸣人用带着手套的手指触摸尸体空洞的左眼,就在一天前他主刀的外科手术里那颗写轮眼被移植给了宇智波佐助。
漩涡鸣人把柜子推入墙内锁好,然后朝着空无一人的角落冷哼道,“自来也师傅,希望您给我合理的解·释。”最后两个字故意加了重音。这份怒意来的毫无征兆,但奇怪的是他的内心不准备压制,如果不是还顾念着在医院,金发青年约莫已经愤怒的咆哮出来。
凭空出现的白发大叔,坐在一人高的蛤蟆上,看着脑门上青筋直冒一副要扑过来咬人的金发青年露出半调侃半疼爱半无奈的笑容,“我说鸣人你啊,马上都是要当族长的人,怎么还是跟小时候一个样的急性子。”
“自来也师傅,你休想转移话题…”,怒火腾地一下窜上了胸口,漩涡鸣人咬牙切齿地问道,“纲手奶奶指名让我主刀手术,还有这套房子的事情,都是你们故意安排好的对不对?那个旗木卡卡西到底是什么人?”
“鸣人,别这么沉不住气。“自来也静静的看着他,随即叹了一口气,“这件事说来话长,要从……”他脸上露出了少见的严肃,忽然岔了话题道,“鸣人,在你十二岁作为狐神附体者被迎回漩涡家时,你并没有过去的记忆。这么多年以来你之所以一直很努力想得到大家的承认成为族长,也有部分是因为希望通过漩涡一族的族长传承仪式得到因为兽神觉醒而失去的这份记忆吧?”
“你明知道还…”漩涡鸣人似乎悟出了一丝苗头,却又无法确证,心里挣扎许久,还是按捺下内心的怒火,抱起双臂道,“难道那个人与我空白的记忆有什么关联?”
正中红心,敏锐到可怕的直觉。换做平时大概会让自来也欣慰又感概,但现在这个场合,惟有希望鸣人能承受的住事情的真相。自来也一边思索着,一边有些担忧地看向他的关门弟子,“你猜的没错,卡卡西就是在那十二年里照顾你的人。”
漩涡鸣人的眼睛一瞬间睁大,瞳孔也剧烈地收缩,似乎这个事实给了他极大的冲击。过了好一会儿,他才哑声问道,“为什么是他抚养我?我的亲生父母呢?他是怎么过世的?”
“我知道你心里有许多疑问,不要着急,我都会告诉你。”自来也忍不住像小时候一般摸着金发青年的脑袋,脸上又是担忧又是无奈,“卡卡西是四家之一旗木家的狼神附体者,他与同为四家之一的宇智波家的蛇神附体者宇智波带土、以及三尾矶怃的附体者野原琳都是你父亲波风水门的徒弟,而且三人也是工作上的搭档。在一次意外中野原琳被绑架,宇智波带土重伤濒死,将写轮眼赠与为救他而失去左眼的卡卡西,并拜托他一定要带琳安全逃出去。但当带土获救于宇智波家叛变的初代族长斑并通过不断努力康复后,因亲眼目睹受人操控的琳的死于卡卡西之手,从此堕入黑暗魔道,为了创造一个琳仍活着的世界而协助宇智波斑收集兽神。正是他从你的母亲玖辛奈体内抽出狐神袭击漩涡一族,导致你父母为保护刚出生的你和族人们而死,后来卡卡西秘密带走狐神附体的你,直到十二岁你因为狐神觉醒失去所有记忆回到族里。因为敌人一直对你体内的最强大的兽神九尾虎视眈眈,所以他并没有与你相认,而是从此持续追踪宇智波斑他们的下落,最终在半年前的第四次灵界大战与宇智波带土同归于尽。”
“难道我那时被派往国外是…”漩涡鸣人话说一半,满脸的不可置信。看着金发青年脸色铁青,握紧的拳头因用力过猛青筋迸现,他却浑然不觉,死死的盯着自己的蓝眸里怒火滔天,自来也沉默了片刻,语气有些干涩地答道,“没错。因为你是惟一没被捉到的兽神附体者,我们不希望连你也出事。”
“呵”这个情景该叫怒极反笑了,漩涡鸣人一言不发地冲上去,一脚把白发大叔的脸踩到地上,然后整了整脖子上的狐狸围巾打算离开。
“卡卡西就拜托你了。”
金发青年闭上眼,长长的吐出一口气,再睁开眼时,蔚蓝的眸子里已是平静无波。他站住脚步,转头定定的看着自来也,低声应道,“你放心。”

后记:
关于鸣人的年龄
我问过从医的朋友,理论上讲二十五六能成为正式医生,虽然有机会上手术,但因为级别不高基本没有主刀的可能,大多是旁观学习、参与扩张伤口、以及最后缝合。所以文里就没有挑明鸣人的年龄,而且也有暗示他主刀有移植的是卡卡西的写轮眼和他本身是最强兽神附体者的缘故。
关于留白的结局
564号房的三个住户出事儿是因为带土的怨念未消,而没出大事儿则毫无疑问是卡卡西的功劳。接下来鸣人要做的就是送宇智波带土下轮回,而对卡卡西,我的设想是(以鸣人被迎回漩涡家时拿着的银发布偶为载体)让卡卡西实体化,然后鸣人继承漩涡家族长恢复12岁前的记忆,两个人幸福快乐地生活在一起。当然大家也可以自由脑补^O^
关于标题破镜
感谢好友贡献出名字让我去测她2013年的汉字,结果出来的就是‘破镜’,度受告诉我这个词有两重涵义:一者兽名,即獍,食父。二者比喻夫妻分离,常用于成语“破镜重圆”中。于是我毫不客气的拿来用了,请自由地鄙视取名无能的阿柳〒_〒
关于自创人物宇智波雅臣
参照了兄弟战争里大哥雅臣的部分设定,他身为带土的哥哥却是完全的普通人,所以对弟弟的印象与我们不同,还有认识弟弟曾经的朋友们也不奇怪。
 
阅读全文 | 回复(0) | 引用通告 | 编辑
发表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公告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站点日历
<<  < 2013 - >  >>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日志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评论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最新留言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友情链接
站点统计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
日志搜索
用户登陆
西湖BLOG正在为您加载数据中……www.xhblog.com